幽门螺杆菌三级三度

幽门螺杆菌三级三度

又虑徒补肾水,而水不易生,用麦冬、五味子以补其肺,从肾之化源而补之也。今脉涩而伏,非无脉之比,况所食之物,已经吐出,是非食填太阴也。

人有一时而成呆病者,全不起于忧郁,其状悉与呆病无异,人以为有祟凭之也,谁知是起居失节,胃气伤而痰迷之乎。 二味补肾内之水火,而不为之通达于其间,则肾气未必遽入于大小之肠也。

人皆以头痛之药治之而不愈者何也?盖此病得之肾劳,无肾水以润肝,则肝木之气燥,木中龙雷之火,时时冲击一身,而上升于巅顶,故头痛而且晕也。 盖湿病而又感暑气,自汗止可解暑,而不能解湿,以暑热浮于上身,而湿邪中于下体,汗解于阳分,而不解于阴分耳。

脾气不能运化乎水,而水乃停积不化,下不能行,必涌而上行矣。冬月伤寒五、六日,腹痛利不止,厥逆无脉,干呕而烦,人以为直中阴寒之症,而不知非也。

急灸之,不温而脉亦不还,反作微喘,皆云死症,而不必治也。 盖病原是心胆之虚,补其肝而胆气旺,补其肝而心亦旺。

一剂而手足温,二剂而脉渐出,三剂而下利自夫附子有斩关夺门之勇,人参有回阳续阴之功,然非多用,则寒邪势盛,何能生之于无何有之乡,起之于几微欲绝之际哉。一剂而狂定,二剂而痰消,三剂而斑化,疮疖亦寻愈矣。

Leave a Reply